国内六大马拉松高手照常训练 不过也有高手被隔离

国内六大马拉松高手照常训练 不过也有高手被隔离
2020年03月02日 10:24 上观
资料图。 资料图。

  摘要:疫情期间,中国高水平专业运动员们的训练没有停,但各支国字号队伍基本都采取封闭集训方式。不过,把马拉松运动员“封起来”训练不太现实,他们到底怎么训练的,还照旧“上街”跑步吗?

  马拉松和其他运动项目最大的不同,是其比赛场地的开放性——赛道几乎都是平日里人来人往的马路。事实上,马拉松运动员平时训练的主要场地也是如此。

  疫情期间,中国高水平专业运动员们的训练没有停,但各支国字号队伍基本都采取封闭集训方式。不过,把马拉松运动员“封起来”训练不太现实,他们到底怎么训练的,还照旧“上街”跑步吗?

  “六大高手”2个在云南,4个在非洲

  男子的多布杰、董国建、彭建华,女子的李芷萱、何引丽、李丹,是目前中国马拉松选手中已完成奥运达标的选手。这意味着中国马拉松已经确保满额(男子3人、女子3人)进军东京奥运会。

  他们近况如何?记者采访了解到,目前国内职业马拉松选手主要集中在两个地方日常训练——一处是国内云南,一处是海外的非洲,“六大高手”均在其中。

  “中国马拉松一姐”李芷萱今晨在云南丽江的公路上跑完20公里,这是她过去一个多月来的常规训练项目。除了这些,场地训练、力量房训练也十分规律地进行。

  视频说明:李芷萱在丽江的公路跑训练。

  图说:在丽江,马拉松队的场地训练也照常进行。

  从今年1月8日开始,国内知名中长跑教练李国强和他的11位队员一直都在云南丽江集训,其中就包括李芷萱和张新艳这两位国内顶尖长跑女将,以及上海、四川、甘肃、广东等地方队的优秀长跑运动员。

  “除了因为饭店关门导致吃饭有点影响,其他没什么。”李国强告诉记者,由于当地疫情并不严重,目前为止也就确诊7例且已全部治愈,运动队在丽江训练期间的公路跑训练,一直没有断过。场地训练方面,相关场馆方对疫情防控做得也很到位,“进出门都要戴口罩、测温、登记,进场地就正常训练。”因为饭店关门,李国强自己当大厨,每日三顿饭他和当日值班队员一起忙活“买汰烧”。 “丽江的旅游景点也都已正常开放了,马上就恢复正常了。”他说。

  另一位达标女将何引丽,目前跟随教练尹长喜,在云南另一个城市——曲靖市马龙区集训。尹长喜告诉记者,春节期间,他们在曲靖市的日常训练主要以跑公路为主,“体育场馆全部停止开放,何时重新开放也不知道,但总体影响不太大。”

  据了解,云南省楚雄市也集中着大批国内优秀中长跑运动员,但他们的运气就没那么好了。目前来自全国各地的20多支队伍、300多位中长跑运动员,都被隔离在楚雄市职教中心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队员告诉记者,“有队员出现了发热等症状,被列为‘疑似对象’,所以大家都没法出去了。”

  据了解,职教中心内的训练场馆目前都不开放,所有队员只能在范围不算大的校园内部道路上训练。“对于运动员的冬训来说,这样一来影响还是很大的!”一位教练坦言。

  远在国外集训的长跑好手们,目前完全不受疫情影响。名将董国建目前身在肯尼亚的基普乔格教练训练营,他表示,目前队伍状态良好,大家都期待参加比赛。

  去年12月底,中国田径协会选送董国建、彭建华、杨乐、赵长虹、许王等5名男运动员,以及李丹、张德顺、潘银丽、罗霞、夏雨雨、马玉贵等6名女运动员,参加马拉松名将基普乔格的教练帕特里克·桑训练营。董国建兼任中方教练。

  图说:彭建华(左一)、董国建(右一)和基普乔格在肯尼亚埃尔多特雷训练。

  训练地点位于肯尼亚西南部的埃尔多雷特,处于瓦辛吉舒高原中心,高原平均海拔2100米,此次集训的训练场海拔更是达到了2500米。由于此地盛产长跑运动员,埃尔多雷特被称为肯尼亚的“长跑之乡”。

  每周二、周四和周六三天,中国队员跟随基普乔格团队一起训练,其余时间在驻地训练。训练计划由基普乔格的教练帕特里克·桑制定。每次训练结束后,帕特里克教练会对集训做出点评,讲一讲当天训练缺乏什么,如何去弥补,再详细到如何去练。董国建表示,整个集训队周跑量在200公里左右,每天训练场上都是一两百人在一起训练。

  在肯尼亚,董国建依然和好友彭建华当室友。他表示,中国队驻地在安全各方面没问题,运动员都是两人一间,环境设施跟国内宾馆基本一样,田协在训练保障等方面都特别支持。

  这次冬训是董国建第一次在国外过春节。董国建已经是两个女儿的父亲,这次春节没有陪在家人身边团聚,身处异国的他说,想家在所难免。“还好这边有网络,每天都能和家人视频。等疫情结束,就可以回国见到她们了。”

  据了解,另一位奥运达标选手多布杰,目前身在非洲的埃塞俄比亚,训练也能正常开展。

  最大烦恼:奥运终极选拔赛到底啥时候比

  目前所有中国顶尖马拉松选手都能保持正常训练,虽然网络上不时传出东京奥运会可能取消的消息,但他们都没有受其影响,全力备战。当下最让队伍困扰的,其实是另一场比赛的举办日期迟迟未定——徐州马拉松。原定于3月22日举办的2020徐州马拉松,原本是2020东京奥运会马拉松选拔赛。

  虽然目前已经有6位马拉松选手奥运达标成功,但最终人选却还未有定数——目前还未达标的国内马拉松选手,若是想直通东京奥运会,徐州将是他们的最后一次机会。不管是之前已经达东京奥运标的董国建、彭建华、李芷萱、何引丽,还是杨绍辉、吴向东等心向奥运的各路高手,都要来徐州一战。

  不过,徐州马拉松已被迫延期,而且比赛时间至今未定。记者从可靠渠道了解到,“徐马”较有可能在4月底鸣枪,但也只是可能。所有队伍和队员,除了等待下一步安排,就是继续训练。

  相比其他运动项目,训练周期、节点把控,对马拉松项目的影响更大。董国建坦言,“本来定好是3月18日回到国内,稍作调整参加在徐州举行的东京奥运会马拉松选拔赛,今年就这一场选拔赛。现在计划都被打乱了。”

  据介绍,顶尖级马拉松运动员往往会早早把一年的参赛时间定下,根据比赛时间严格制定训练和参赛计划,以便于在临近比赛前将身体状态调整到最佳。参赛时间临时更改,会影响备战乃至比赛。“特殊时期,大家都一样,只能做积极的调整,与祖国共克时艰。”董建国说。

  盼中国马拉松顺利跑上东京赛道

  日本名将大迫杰在1日鸣枪的东京马拉松上,以2小时05分29秒获得日本本土头名,同时打破个人纪录和国家纪录,也拿到东京奥运会男子马拉松项目的参赛门票。

  贵为世界第六大满贯的“东马”,此前一波三折差点停摆,最后取消了大众组比赛,只保留精英组,参赛规模从3.8万人缩减至200人左右,参赛者和观众寥寥,“东马”从未如此冷清。

  人气降了,成绩不降反升,这也是近两年日本马拉松集体爆发的一个缩影。日本马拉松很有希望在今年的东京奥运会上创造新历史,但新冠肺炎疫情让奥运会前景充满未知,也让日本马拉松军团的前途存在变数。

  某种意义上,中国马拉松的处境也多少相似。虽然比不上日本的整体水平,但国竞技马拉松近两年“整体回暖”,在经过“后马家军时代”漫长寒冬后,开始呈现出新气象。

  男子方面,先是多布杰在去年的徐州马拉松跑到2小时10分31秒的个人最好成绩,成为第一个达标的东京奥运的选手;随后老将董国建在柏林跑出2小时08分28秒,刷新中国近12年来最好成绩,同时拿到奥运资格;压轴的广州马拉松中,马拉松新人彭建华一鸣惊人,以2小时9分57秒的成绩成功达标东京奥运会马拉松项目。

  更大的惊喜来自女子马拉松。去年3月的名古屋马拉松,李芷萱将PB(个人最佳)从2小时30分20秒大幅提高到2小时26分15秒,同时成为中国首位达标东京奥运的女子马拉松选手。这位中国马拉松名副其实的一姐,也是目前中国马拉松去追赶“世界一流”的希望之星。此后,老将何引丽和辽宁姑娘李丹也先后达标。

  突如其来的疫情,对势头不错的中国马拉松来说,影响并不大。奥运会四年一次,一个专业运动员的竞技状态,哪有这么多四年,何况有的已经是老将,东京将是他们的谢幕演出。期待疫情早日过去,期待中国马拉松“六大高手”闪耀东京赛道。

推荐阅读

阅读排行榜

体育视频

精彩图集

秒拍精选

新浪扶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