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元时代已过新外援要靠百科 标王创8年最低身价

金元时代已过新外援要靠百科 标王创8年最低身价
2020年03月02日 10:56 国内足球综合
沉默的恒大只出不进 沉默的恒大只出不进

  文章来源:赛点 丰臻

  2月28日24点,2020中超冬季转会窗口关闭。统计数据显示,中超冬季转会窗口总转会支出仅仅4111万欧元,创造了九年来的新低。横向对比,去年冬窗中超投入2.18亿欧元还是全球第一,今年已经降至第十,低于同样在冬季迎来主转会窗的巴甲、美职联和墨西哥超级联赛。尽管依然在隔壁日韩联赛之上,但无疑,中超的金元大时代已经结束了。

  ▲2011年7月2日,恒大宣布孔卡加盟,转会费1000万美元。

  1

  外援?都不认识了

  在中超新赛季增加一名外援注册人数的情况下,16家俱乐部反而对调整外援失去了兴趣。这个冬窗总共只转出12名外援,引进20名外援。“军备竞赛”最激烈的2017赛季冬窗,转出30名外援,转入31名外援。

  自恒大引进孔卡以来,中超的外援的身价、质量和名气不断攀升,有过阿内尔卡、德罗巴、马斯切拉诺这类职业生涯末期名将,也有奥斯卡、保利尼奥这类当打之年球星来投。但这个窗口的外援,很多人都要查资料才知道是谁

  苏宁的瓦卡索、重庆的西里诺、大连的两个瑞典人、武汉的卡里索、鲁能的卡达尔、河北华夏幸福的保利尼奥和梅米舍维奇。

  最贵的外援是上港从全北现代引进的巴西人洛佩斯——546万欧元。K联赛工资最高的球员甘愿来上港做第五外援,只能说明K联赛的投入实在太低了。

  洛佩斯是2012年至今中超冬窗价格最低的标王——

  2012冬季窗口开始,分别是巴里奥斯(850万欧)、埃尔克森(650万欧)、蒙蒂略(750万欧)、高拉特(1500万欧)、特谢拉(5000万欧)、奥斯卡(6000万欧)、巴坎布(4000万欧)、保利尼奥(4200万欧)、洛佩斯(546万欧元)。

  北京国安、广州恒大、广州富力、天津泰达、河南建业、天津天海、上海申花、重庆当代等8支球队,在冬窗外援市场上是零投入。有新援加入,但要么是租借回归,要么是自由身加盟。

  ▲洛佩斯是这个中超冬窗的标王,身价546万欧元。

  2

  内援?都不投钱了

  2018赛季开始中国足协制定规则:内援转会费不超过2000万元人民币。但这个规则没有阻碍球员流动。很多球员转会的实际身价远远超过这个数字,只不过用了其它支付渠道不受监管罢了。但2020赛季的冬季窗口真做到了如规则所约束的:2000万这个数字更真实,同时流动的人少多了。

  24岁的杨帆是冬季窗口唯一如愿转会的国脚级球员,北京国安用雷腾龙加一笔现金和天津泰达交换了杨帆。国安还从恒大租来了将以内援身份注册的归化球员阿兰。国安再无其他补充。

  上海滩两家俱乐部都很活跃,但实则投入有限。上港签下买提江和于睿,提江是自由身加盟,不要转会费,于睿跟身处中甲的亚泰只剩一年合同,2000万转会费符合市场价。上海申花面临双线作战,不得不提升现有阵容,所以他们在内援市场的最大动静,是引进温家宝、秦升、赵明剑、朱宝杰、冯潇霆、曾诚这六名内援。这可能是过去10年来申花最轰动的一笔内援市场操作,但注意:无一例外全是自由身加盟,没花钱。

  山东鲁能没有任何内援引进,仅有3名外租球员姚均晟、郭田雨、刘超阳回归。

  投入真正断崖式下滑的是广州恒大。“八冠王”痛下决心清洗了郜林、冯潇霆、曾诚、张文钊、荣昊等高薪老将,节省出一块薪资空间,但只出不进。他们想在后腰和左后卫位置上补强,尝试过引进苏宁的吴曦和国安的李磊,但方案受阻后放弃了,而且没有再引进其他人来填补。过去十年冬窗,恒大在内援市场呼风唤雨,总是最大手笔的制造者。但这次他们完全偃旗息鼓。

  中超曾经还有四支撒过金元的俱乐部:河北华夏幸福、天津天海、大连、江苏苏宁。只有大连队正儿八经花钱引进了童磊、吴伟、陶强龙这三位球员。其余三支球队,内援市场投入都为0。

  天津天海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,已有11名球员离队,但没有任何引进,这支球队能否坚持下去还是问题。据了解权健方面已经不想继续支撑。

  ▲郜林离开了恒大。

  3

  续约?越来越难了

  各队投入缩减,首先影响的是老将的位置。恒大清洗老将的态度最为决绝,所幸冯潇霆、曾诚、郜林、荣昊因为自身水准都能找到接盘的下家。但接到离队通知的张文钊,至今还没确定自己新赛季有没有球踢。

  跟31岁的买提江合同到期还有去处不同,有5位老将在合同到期后至今没有拿到新合同,分别是37岁的杨智、37岁的汪嵩、35岁的肖智和周海滨,以及33岁的崔鹏。

  汪嵩在2019的赛季看不出老态,联赛和足协杯加起来26次出场打进4球,助攻7次。这位创造了417场中国顶级联赛出场纪录的球员,跟苏宁的续约谈判一直没有谈妥,最终宣告离队,但他表态不会就此退役。

  比汪嵩年轻的崔鹏、肖智和周海滨也依然还没有到退役的年龄,但新工作确实不好找。周海滨和崔鹏都是鲁能培养出来的“自己人”,但鲁能没有为此开绿灯,显然两位老将不在球队新赛季计划内。肖智跟富力续约不成后,有回归河南建业的呼声,只是没有下文。

  由于疫情的原因,中国足协会在联赛开始前再增开三周的内援转会窗口,这些已经自由身的球员未必一定会失业。但在过去几年,球员迟迟不能确定新东家,这种情况是不曾发生的。

  老将续约越来越成难事。合同到期、31岁的李提香刚刚跟富力续约,也仅仅续约了一年。33岁的扎哈维和35岁的卢琳还剩一年合同,但富力也不着急跟球员谈续约。

  老将原本收入较高,续约谈判不可避免大幅降薪,不容易谈,但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。中国足协新出的政策对国内老将不利:31个注册球员改为30个,其中外援注册名额从4个增加到5个,还对本俱乐部培养的U21注册球员有名额要求,实际每支球队都减少了至少两个当打之年的国内球员注册名额。首先牺牲的只能是接近退役年龄的老将。

  ▲深足在同一天宣布五员大将加盟。

  4

  例外?只有深足不甘心

  唯一没有按下暂停键的恰恰是去年降级的深圳佳兆业。他们在内援转会窗口动静不小,先后引进了郜林、王永珀、郑达伦和裴帅。除了郜林,另外三名球员都需要转会费。

  佳兆业老板郭英成急迫重回中超并长远立足中超的愿望,决定了深足在转会市场上有所投入。俱乐部新人总经理丁勇则保证了具体人选的可操作性,他曾任职权健,跟王永珀、郑达伦、裴帅有不错的私人关系,而他对如今天海背后的经济情况又相对了解。

  过去4年,中国应该没有哪家企业搞足球搞得比佳兆业更恼火。按照最新港股市值,佳兆业213亿元,不到恒大1/10,只有富力1/2,但这些年佳兆业的投入却很“慷慨”。在投入不低的情况下,深足花了3个赛季90场比赛才勉强冲上中超,然后又第一时间降级。这种情况下更考验郭英成的心态。深足在冬季窗口成为特例,皆因为老板卷土重来的迫切感。

  当然深足在冬季窗口的实际开销跟曾经的上港、恒大、华夏、权健不可比,如今内援的身价已经缩水,而他们在外援市场又只是引进了一名34岁的意甲老将。郜林是降薪加盟深足的,对老将们来说,眼下这种形势,可能让他们更在乎踢球的机会而非合同。

恒大天海深足

推荐阅读

阅读排行榜

体育视频

精彩图集

秒拍精选

新浪扶翼